第337章 绝对不认错
书名:快穿之黑化女配她最甜 作者:小菲菲 本章字数:2305字 更新时间:2021/07/26 03:25:01

牧宠一边揉着让石头砸得青紫的额头一边皮笑肉不笑地说,“没想到你扔的还挺准的。”

牧业听了牧宠的话,吓得面色苍白如纸。急忙向身旁的牧白霜求救,他拉着牧白霜的袖子,晃了晃,双眼红红的,眼中满是惊恐。

“姐姐,我,我该怎么办?”

牧白霜也被吓傻了,牧宠怎么这个时候跑出来挡住了?

这如果让大夫人和爹爹知道了,那她和牧业还不要被扒一层皮?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牧白霜烦躁不已地推开牧业,转眼又面色发白,不停闪避牧宠的视线。

牧业让牧白霜狠狠地甩开,他小小的身体晃了晃,脚后跟不稳地栽倒在地。

他万念俱灭地坐在地上,脸上一片灰白之色,嘴里不停嘟囔着完蛋了完蛋了这样的字眼。

牧府里,是一个爹又怎么样?

牧宠是嫡女,备受宠爱,他们只不过是陪衬的庶女庶子罢了。

“牧业,你坐地上干什么?”

因为天气有些热,古人的衣服又厚重的可怕,就活动了这么几下,牧宠就出了一身的汗。

她卷子袖子,露出细白的胳膊,丝丝微风拂在胳膊上,牧宠露出一个释然的表情。

在牧业看来,牧宠是要抄起家伙来狂扁他一顿。

于是,满目惊恐地向后退,牧宠步步紧逼,他则步步后退。

仿佛牧宠是个会吃人的怪物一样,而自己是一只待宰杀的小羔羊。

牧宠皱眉,她停下脚步,掐着腰,有些疑惑不解地看着牧业的反应,她是能吃人还是怎么的,怎么能把人吓成这样?

“你害怕我?”

牧业绷着嘴唇,脸色尤为苍白,他很诚实地点了点头。

“大姐姐!”

牧宠让牧白霜的惊叫声吓了一跳,她的声音本来就尖细,这么一叫,很是膈应。

“噗通”牧白霜跪在地上,抬着下巴,祈求道:“大姐姐,你千万别咋怪牧业,都是我的错。”

“是我让他用石头扔采薇姐姐的,要怪你就怪我吧。”

眼见牧采薇出来顶替牧业,牧业连滚带爬地从地上站起来,指着牧采薇大喊道:“没错,是四姐让我做的,大姐姐不关我的事。”

牧宠一言不发, 就静静地看着两人表演。

牧业闪避她视线,抿着嘴唇,无力地耸拉下脑袋,不敢再说话。

牧白霜现在也搞不懂牧宠在想什么,整个人都匍匐在地上,额头贴着地面,一声不吭,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

终于,牧宠的眉头皱着,意味不明的目光在牧业和牧白霜的身上扫来扫去。

她穿进这本书里有一段时间了,并没有见过牧业,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纸片人的观念中。

原小说中,牧业身为牧家唯一的长子,身份地位不亚于牧宠,毕竟是牧府唯一的接班人,在这重男轻女的古代,可想而知。

小说里,牧业仗着家人的宠爱,从小就是个泼皮,生性好玩。长大后,非但不学无术,还好吃懒做贪吃好色,更是借着牧家的权势在外强抢民女,是个不折不扣的浪荡公子。

他自小讨厌牧采薇,甚至为了和其他权贵的公子哥攀上关系,不惜找人绑架牧采薇……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牧业在家除了害怕牧老爷,还有一个害怕的人,这人就是牧宠。

因为原女配比他更会玩,更泼皮,同时更加狠心,杀人都不带扎眼的,牧业也担心自己的小命,从来不敢招惹牧宠分毫。

啧啧,小小年纪,就会推卸责任了。

长大变成那么个无恶不作的混小子,也实属是有因必有果。

做错事情的是牧业本人,牧白霜害怕母亲的责罚就替牧业承担下这种事情。

“牧业。”牧宠撩起眼皮,然后勾起唇角,冰冷幽深的目光灼灼地盯着他。

牧业打了一个寒颤,眼睛瞪得跟核桃一样大。

“嘿嘿,大姐姐,有什么吩咐?”牧业身子抖动着,脸上堆满了谄媚的笑,和牧白霜宛如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不愧是一个爹妈生养的。

牧宠挑着眉,眼底泛起的冰寒让牧业心里直打颤。

“明明是你扔的石头,你为什么不愿意承认?”

牧宠直截了当地问,也不给他打马虎眼。

说着,牧宠走近牧白霜,然后将她拉了起来,冷声说:“别以为你没责任,包庇教唆你也有错。”

听到牧宠的话,牧白霜脸上的表情僵硬了几分,她不停地绞着袖中的手指。

本来有恃无恐的牧业,这下子更加害怕了。

牧宠走近牧业,眈眈地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你快点向牧采薇道歉。”

牧宠既然穿越过来了,绝对不会纵容牧业越走越歪,趁着还笑,要赶快将他的那些毛病都纠正过来、

以免以后做下无法弥补的错事。

这本小说后期的坏蛋牧业就是其中之一,总之牧府中,除了老夫人和得知牧采薇才是她真正女儿的大夫人后是唯一疼爱牧采薇的人,牧家上下没有对牧采薇很友善的人。

所以牧家除了少数几人,最后的结局也都不好。

牧业的眉头皱着,不可思议地看着牧宠,质问道:“本少爷为什么要向那个臭虫道歉?!”

他的眼睛看向一旁低着头,一直不言不语的牧采薇,眼中是藏不住的嫌弃。

“她就是一个垃圾,我才不会给她道歉!”牧业的语气坚定几分,为了表达自己坚定的立场,他还紧紧握着拳头。

臭虫?垃圾?

牧宠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目光也变得越来越阴沉,甚至还变得有些可怕。

牧业迎上牧宠阴郁的脸,小心脏瞬间提到了嗓子眼,他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你道歉不道歉?”牧宠再次问道。

牧业紧盯着牧宠的眼睛,眼中露出一丝胆怯,他拧着眉,自己是牧府的唯一长子,为什么要害怕牧宠?

他向后退了几步,呲着牙咧嘴嘴,无比凶狠地瞪着牧宠,然后凶道:“道歉是绝对不可能的!”

“呵呵,你以为我怕你?”

牧业的声音有些颤抖,但是他仍然很有勇气地瞪着牧宠,“就算你把我杀了,我也绝对不会向这个臭虫扫把星道歉!”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