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再次昏迷,喜脉
书名:快穿之黑化女配她最甜 作者:小菲菲 本章字数:2230字 更新时间:2021/07/26 03:25:01

谁知这几人刚一进殿才坐下便出了问题,众人刚一坐下片刻便只见牧宠脸色发白,然后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便没了意识昏了过去。

而牧宠在昏过去时只来得及在心中吐槽了一下自己这副破身子以及孝德皇后宫中熏香有些怪异,熏香味道太浓了,与平日里完全不是一个风格,然后便如同破布娃娃一般瘫在了椅子上。

而基本上都注意着牧宠的众人,赶忙将其扶了下去,孝德皇后吓得脸色苍白,孝德皇后一旁的贴身丫鬟都是伺候她多年的,自然也是机灵,早在看到牧宠脸色发白的时候便已经出去请御医了。

梧桐宫中乱作了一团,后宫里面的其他嫔妃倒也有心,想过来看看,但是无一例外的孝德皇后赶了回去。

其中有几个一贯嚣张的更是被罚了禁足撤了绿头牌,罚的重了,自是没有人再敢出来当这个出头鸟。

一听到是淑德公主这一位刚刚归来的公主昏了,太医院又是一阵人仰马翻,谁都不想去,但是不去我都得死,还有皇后身边的管事姑姑在一旁盯着,最后没办法了,四个辈分最高的老太医一起出动,这才是令太医院的人松了一口气。

到了梧桐宫,那位把脉的太医才刚把手搭在牧宠手腕上,便听到一声“皇上驾到“

”把脉的手狠狠一抖,其他太医和下人更是眼观鼻,鼻观心。

“恭迎皇上 。”孝德皇后一众人听到之后也是连忙走到宫外面迎接。

“皇上怎来了?”等到周皇说完起身之后,孝德皇后是第一个开口的,本来性子冷清的她如今眉宇间夹杂着几丝忧愁。

“朕今日下朝早,一下朝便听到淑德昏倒了,就带着慕驸马赶过来了,怎么样?淑德身子如何。”周皇虽然和皇后的感情并不算太好,但是也是相敬如宾,对于发妻该有的尊重以及权利,孝德皇后这些年手中是不少半点,而且他确实也向来是疼爱牧宠,此时担忧也是真情实感的。

一听到这个问题,瞬时间一大片眼光投向了正在把脉的太医。

那太医抬起袖子擦了一下额上的虚汗,然后神情平静的说到“回皇后,淑德公主 淑德公主这是有喜了!但是月份尚浅只有两月余胎象还不算稳固,因为这段时间……。”那太医停顿了一下,将这段含糊过去,公主被人绑架这是一件无论怎么说都很难看的事情。“太过辛劳,而这一下子看到了笑的皇后欣喜过度,情绪不稳定才昏了过去。”

两月余,众人心里掐算了一下,应该是慕华刚刚出征的那一段时间,慕华自然也是算到了神色是盖不住的欣喜。

那太医脸上闪着纠结,似乎还有些犹豫要不要将说出来的话。

“说。”周皇瞥了眼那太医,见到对方脸上的纠结之色,语气冷淡地说了一句。

“只是,只是淑德公主打小便体弱,这段时间又是折腾的厉害,如果是这运气出了什么问题,极有可能……一尸两命。”那太医战战兢兢的将这段话说了。

顿时众人脸上放松的脸色又重新凝固了起来,而慕华的表情更是格外凝重。

“那若是这一胎不要了呢?”这次开口的是长公主,长公主知道这句话由她来说是最为合适的。

“如果用药温和的话,倒不会伤及性命,只是说道日后子嗣的事情,怕是难说了……”那太医说到最后头都快低的脚下面去了,但是众人也没有管他的心思。还是孝德皇后开口身边的管事姑姑跟着他们一起去拿一些滋补的药,四位太医赶紧行,然后快步退了出去。

把补药抓好了交给管事姑姑,四个人才长叹一口气。

“这是淑德公主啊,也是个可怜见的。”刚才那位把脉的太医突然十分小声地说,他是在太医院里面年纪最大的也是资历最深,是自小看着牧宠长大的,现在目睹了这一幕,心里自然也不好受。

“嘘……老许你可别说,这事是咱们能说的吗?淑德公主可是吉人自有天相。”一位较为年轻的太医连忙开口说道。

剩下的二人也是转移话题,许太医自知是说错话了,也是闭了嘴。

太医院在经过了这一个插曲,便赶忙投入到新的工作中,但是此是梧桐宫却是没有他们这么轻松。

由于牧宠还在昏迷,几人一时半会也拿不定主意,仅凭孝德皇后的意思自然是想让牧宠打掉这个孩子,外孙再重要也没有亲生闺女重要呀。

但是慕家在这朝中,也是三代为将,皇上当初将牧宠许配给慕华,一是因为牧宠所求二来又何尝不是想要平衡朝廷呢?对周皇来说,牧宠能生下嫡子那是最好不过的,甚至来的利益大,过了牧宠本身的利益。

周皇也心疼女儿,但他第一个身份永远只能是这大周国的皇帝。

“母后……”几个人沉默的时候,牧宠却悠悠地醒。

牧宠一开口便感觉嗓子一阵刺痛,幸好刚才是丫鬟已经提前备好了茶,小心的搀扶起牧宠,然后将茶递给她。

然后长平公主坐到她面前,言简意赅的说了一下太医的意思。

其实如果按她的意思的话,她也是支持牧宠不留这个孩子的,大不了以后从妾室那里报一个过来若是不想如此麻烦,找一个通房,生下孩子之后给她一笔银子打发走了,也是可以的。

“儿臣……想要保下这个孩子。”牧宠沉默了半响,然后将手放在了自己的小腹上,语气坚定。

“淑德,你要想好,万一出了半点岔子之后我便是你要承担。”就连周皇,也是开口劝说,不管周皇内心怎么想单面上也是不能显示丝毫的。

“这是儿臣的孩子,而且有可能就是儿臣唯一的孩子了,还请母后父皇恕罪……”说到这里,牧宠停顿了一下 将目光投到后面,对着慕华笑了一下“而且我相信驸马一定会护我母子,平平安安。”

“公主……”突然被点名的慕华看着牧宠明媚的笑 ,不知为什么鼻子很酸,牧宠很信任他 ,不管是现在还是八岁来年,牧宠从秋千上面摔下来的时候。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